折纸的乐趣?

前几天参加公司的一个培训,日本那边的同事和中国这边的混合坐在一起分成几个小组,做一些活动之类。坐在我旁边的日本女生一直在无聊的时候折恐龙,我意识到这是一种非常优雅地表达自己玩世不恭的方式,但她本意是否如此我就不得而知了,至少她是一个做笔记和小组讨论极其认真的人。

数学上来说,折纸带给我一种维度极速扩张的体验。就像编曲中加入各种和声乐器,但折纸是一种成本更为低廉,速度更加迅猛,更加可感的体验方式。我觉得欧拉或者高斯一定是折纸高手。我维基百科了一下,发现果然有所谓「折纸数学」这种东西,上面说:

从带有折痕的平纸重新折出原来的形状这一问题已被Marshall Bern和Barry Hayes证明为NP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