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看太多电脑,有辐射……」

我一面不情愿地贴上面膜,一面嘴里念念有词:「一天看太多电脑,有辐射……需要贴一帖面膜滋补。」我很快被自己这个说法逗笑了。

在国内,中老年人对待科技产品的拒斥态度一直都是互联网上容易引起共鸣的话题。(尽管论起对陌生事物的保守姿态,年轻人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他们可能是政治上最不前卫,对待商业最reactionary 的一群人)当一个中老年人在面对移动基站发出「这玩意儿辐射很大吧……」的时候,他只是试图用「科学」的语言去表达自己的隐忧。而且不仅如此,他们对于这种话语的游戏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偏好:微信公众号喂食给他们保健文章里,听起来非常「传统文化」和「前沿医学」的名词可谓各有千秋。

喜欢:

山药味甘而性平

不是所有ology都应是science

心理学在努力成为科学之前曾经有过许多有趣而且实用的概念,比如精神分析(在如今依然作为一种治疗手法被保留下来)。但它如此执着于走一条认知科学的道路,以至于道路越走越窄,毕竟,那边还有脑科学神经科学之类听起来更「科学」的学科。但如今的确是科学主义当道的时代,社会科学也得管自己叫科学不是么。

但其实并非所有学术都得是科学不可。很简单的例子,比如各种艺术,都不是科学。技术,这也是当今显学,同样是非常经验的非科学:比如土木工程的很多经验公式,材料学更不用说,和计算机科学区分开来的软件工程——我看很多人也只是学了几个框架就开始上班了。金融学,商学……非科学的学术数不胜数。

所以,在我看来,尽管中医是一门已经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