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Review】小川洋子「博士的爱情算式」

在中国最有知名度的女性日本小说家是谁?

答案大概是一半吉本芭娜娜,一半樋口一叶?但在西方,或许小川洋子也颇具知名度,搜索一下Okawa Yoko便知。事实上,我最开始知道她,也是来自一篇列举当今世界范围内知名的女性作家的英文报道。

拜读了「博士的爱情算式」,听起来是一个挺日剧的名字,像是「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薮下依子的性别逆转版。但完全不是这样,主人公博士乃是因车祸意识停留在1970年代,仅有80分钟记忆的老人。而主人公则是30岁左右独自带着小孩,来他家里做家务的女佣。听起来更奇怪了不是……但博士爱的真的是算式,小说的内容大部分是博士让女佣爱上了数学,和女佣的小孩一起讨论初等数论问题的情节。

小说看了…

「现在很多『肉糜』都几乎免费送了,何不『食肉糜』」

墨西哥小说家 瓦莱里娅・路易塞利 的小说「我牙齿的故事」,首页说「献给胡麦克斯工厂的工人们!」。事实上,这本小说的写作方式也相当实验,她每个星期把最新写就的小说段落印刷给工人阅读,工人们组成了阅读小组,并且朗读她的作品,提供意见。作者在后记中说,这种做法古已有之:19世纪中期在古巴曾有有在工厂为工人朗读小说以减轻长期工作带来的疲惫感的运动。

但有趣的是,这部小说根本不是什么什么通俗易懂的读物,显然要比我看过的一些拉美作家比如马尔克斯,博尔赫斯的几本最著名的小说晦涩许多。一些左翼叙事的问题在于,他们尽管站在劳工这边,但总会设想他们是智力粗鄙,审美低下的人。他们尽管想给劳工带来福利,但总是觉得只要把他们…

我们非要……吗?

一、我们非要都聚在电脑面前吗

坐在公司的茶水间看公司的电视,里面都是公司的宣传片,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在表现大家集思广益,认真工作的时候,往往会有一群人聚集在一个笔记本电脑的面前,对着电脑指指点点的画面。

就像这样:

仔细一想,这种表现方式古已有之——我们小学的一篇描述国家领导人参观小学生操作电脑的课文里,同样有类似的一副图片,也是一群人聚集在一个狭小的电脑屏幕前,对着电脑指指点点,仿佛电脑屏幕做错了什么。

但为什么要这样,这么小的屏幕,你们一定要挤在一起指指点点吗?

二、我们非要不能当面说吗

也许我的联系很牵强。

但据说孙悟空被教授绝技的情形是,它的师傅在它的头上敲了三下。它领悟到了师傅的意思,于是在半夜三…

资本主义之神的化身

我一直认为销售员这个职业,有那么一点「资本主义之神的化身」的味道。

如今的世界,消费秩序早已完成了对生产秩序的替代。这并非是说生产已经消失,只是和过去的世纪们相比,它在消费的比重已经变得不值一提了。这种情况之下,如何将东西卖出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是消费世界里唯一重要的东西。本世纪初,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本叫做「智慧背囊」的书,很多小孩儿看着本书主要是获取作文素材。书里面的故事大多是西方那些企业家的成功故事之类的鸡汤,我注意到,很多企业家最初就是从销售员开始做起的。现在想来,资本主义精神可不就是销售员精神?

德里达提醒我们要注意概念的「延异」(différance) 。销售员在如今早已不仅仅是廉价西装…

「一天看太多电脑,有辐射……」

我一面不情愿地贴上面膜,一面嘴里念念有词:「一天看太多电脑,有辐射……需要贴一帖面膜滋补。」我很快被自己这个说法逗笑了。

在国内,中老年人对待科技产品的拒斥态度一直都是互联网上容易引起共鸣的话题。(尽管论起对陌生事物的保守姿态,年轻人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他们可能是政治上最不前卫,对待商业最reactionary 的一群人)当一个中老年人在面对移动基站发出「这玩意儿辐射很大吧……」的时候,他只是试图用「科学」的语言去表达自己的隐忧。而且不仅如此,他们对于这种话语的游戏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偏好:微信公众号喂食给他们保健文章里,听起来非常「传统文化」和「前沿医学」的名词可谓各有千秋。

喜欢:

山药味甘而性平

「不要温柔走入那良夜」

前台努力工作,永远热心,永远笑脸相迎,他会更容易得到晋升吗?相反,他对你的处境冷眼旁观,你能够伤害到他吗,也不会。他处在这样一种处境中:他的自主性在这份职业中不会得到任何回应,也不会给他自己的生活带来任何改变。

一份定点下班的工作会对一个人的效率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你高效工作无法带来回报,反而会给你带来更多的事情的时候,理性人的抉择当然是:悠哉悠哉。

系统如何让这类人动起来呢?

传统的方法是惩罚。与其奖励表现最好的,不如随机惩罚一个表现不好的。规训社会(disciplinary society)的有效手段。长此以往,合格的廉价劳工便被生产出来。人类历史上,暴政之所以是一个普遍的统治方式,正是因为在前现代…

AA博弈

今天早上在微博上看到這樣一篇自白。敘述的事件主要是:

平时,爱喝奶茶的人都会一起点单。之前大家是按照配送费/人数 自己的奶茶费用,各付各的。这次,我们部门同事点奶茶在群里发了自己的收款码,说每人付XX元。AA的意思,我是最低的,原本是应该少付2元。我不知道是不是她想拍隔壁主管马屁,因为主管点了最贵的,大家平摊她的费用。原本想问她一下,但是群里已经有人付了AA的费用,真的不是在意这个几块钱。但是,好像被霸凌了的这种感受占据了我的头脑。付了这个AA费用之后,就感觉到还会有下次。

問題本身不大,投稿者認為這是一種「隐形职场霸凌」,並且認為是「剝削」。前面這個詞是個相當嚴重的指控,畢竟我也不知道主管和當事人…

「Old Article」一些抄录:名字的恐慌(书要对比着看)

按:原写于2017年10月6日

有时埃迪的同学会问他:“你爸的真名叫什么?”他们只知道老奥哈尔的诨名薄荷,或者当面称呼他“奥哈尔老师”。

“乔”,埃迪回答,“全名约瑟夫・E.奥哈尔” E是爱德华的缩写,老奥哈尔给埃迪取的名字就是爱德华,而且只叫他爱德华。

“我不是为了叫你‘埃迪’才给你取名爱德华的。”他的父亲经常这样告诉他,但其他人——甚至包括他母亲——都叫他“埃迪”,埃迪则希望有朝一日大家能叫他写起来更简单的“艾德”(Ed)。

约翰・欧文《独居的一年》

Stuart    My name is Stuart, and I remember everything.

Stuart’s my Chri

「Old Article」华尔街英语:我在长宁区的永劫回归

按:这篇文章写于2018年11月11日

昨天当我走到我现在租的房子附近的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看见了一家华尔街英语。

六年之前的今天,2012年的11月10日,我第一次来上海的时候,寻访了我高中时候的好友F。那个时候他是华东政法的国防生,那天好不容易有一点自由活动的时间,我们在去了他们另一个校区的活动之后,走到了附近的一家大型书城,本来准备逛一逛书店,结果一个西服革履的人过来问我们:「需不需要免费的英文教材」。

我们当然都不是贪图免费东西的人,但是无奈一同软磨硬泡之下,我们出于帮那个人一个忙的情理之下,被带到了那幢大楼背后不远处的一间「华尔街英语」。接下来就是如今看来非常惯用的套路了,一位自信优雅的女…

Book Review: 「存在主義咖啡館」:沒有描述就沒有意義

豆瓣頁面:「存在主义咖啡馆」

題材是存在主義哲學家的群像。廁所讀物當中最令我驚訝的一本,引用詳實,而且也不忘對觀念脈絡進行闡述。中文翻譯很流暢。下面對一些畫線的地方進行評述:

对于一位具有个人主义倾向的年轻存在主义者来说,战争是终极的冒犯。战争,就像从桌子上扫落玩具一样,威胁着要清除所有个人的想法和关怀。英国超现实主义诗人大卫·盖斯科因(David Gascoyne),当时正担惊受怕地生活在巴黎,他在那一周的日记中写道:“战争最可恨之处在于,它让个体变得毫无意义。”盖斯科因一边听收音机,一边试着想象轰炸机飞过天空,许多建筑倒塌。眼前灾难的类似景象,也像幽灵一样徘徊在乔治·奥威尔出版于次年的小说《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