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Review】小川洋子「博士的爱情算式」

在中国最有知名度的女性日本小说家是谁?

答案大概是一半吉本芭娜娜,一半樋口一叶?但在西方,或许小川洋子也颇具知名度,搜索一下Okawa Yoko便知。事实上,我最开始知道她,也是来自一篇列举当今世界范围内知名的女性作家的英文报道。

拜读了「博士的爱情算式」,听起来是一个挺日剧的名字,像是「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薮下依子的性别逆转版。但完全不是这样,主人公博士乃是因车祸意识停留在1970年代,仅有80分钟记忆的老人。而主人公则是30岁左右独自带着小孩,来他家里做家务的女佣。听起来更奇怪了不是……但博士爱的真的是算式,小说的内容大部分是博士让女佣爱上了数学,和女佣的小孩一起讨论初等数论问题的情节。

小说看了…

「现在很多『肉糜』都几乎免费送了,何不『食肉糜』」

墨西哥小说家 瓦莱里娅・路易塞利 的小说「我牙齿的故事」,首页说「献给胡麦克斯工厂的工人们!」。事实上,这本小说的写作方式也相当实验,她每个星期把最新写就的小说段落印刷给工人阅读,工人们组成了阅读小组,并且朗读她的作品,提供意见。作者在后记中说,这种做法古已有之:19世纪中期在古巴曾有有在工厂为工人朗读小说以减轻长期工作带来的疲惫感的运动。

但有趣的是,这部小说根本不是什么什么通俗易懂的读物,显然要比我看过的一些拉美作家比如马尔克斯,博尔赫斯的几本最著名的小说晦涩许多。一些左翼叙事的问题在于,他们尽管站在劳工这边,但总会设想他们是智力粗鄙,审美低下的人。他们尽管想给劳工带来福利,但总是觉得只要把他们…

我们非要……吗?

一、我们非要都聚在电脑面前吗

坐在公司的茶水间看公司的电视,里面都是公司的宣传片,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在表现大家集思广益,认真工作的时候,往往会有一群人聚集在一个笔记本电脑的面前,对着电脑指指点点的画面。

就像这样:

仔细一想,这种表现方式古已有之——我们小学的一篇描述国家领导人参观小学生操作电脑的课文里,同样有类似的一副图片,也是一群人聚集在一个狭小的电脑屏幕前,对着电脑指指点点,仿佛电脑屏幕做错了什么。

但为什么要这样,这么小的屏幕,你们一定要挤在一起指指点点吗?

二、我们非要不能当面说吗

也许我的联系很牵强。

但据说孙悟空被教授绝技的情形是,它的师傅在它的头上敲了三下。它领悟到了师傅的意思,于是在半夜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