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之神的化身

我一直认为销售员这个职业,有那么一点「资本主义之神的化身」的味道。

如今的世界,消费秩序早已完成了对生产秩序的替代。这并非是说生产已经消失,只是和过去的世纪们相比,它在消费的比重已经变得不值一提了。这种情况之下,如何将东西卖出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是消费世界里唯一重要的东西。本世纪初,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本叫做「智慧背囊」的书,很多小孩儿看着本书主要是获取作文素材。书里面的故事大多是西方那些企业家的成功故事之类的鸡汤,我注意到,很多企业家最初就是从销售员开始做起的。现在想来,资本主义精神可不就是销售员精神?

德里达提醒我们要注意概念的「延异」(différance) 。销售员在如今早已不仅仅是廉价西装革履和手提箱的组合了,各种行业在如今或多或少承担了销售员的工作。不必提面试者须向雇主推销自己的才华(如果有什么东西称得上的话),咨询公司的员工必须向客户售卖服务,连大学的教授也必须把自己的理念推销出去从而获得经费。洋人谓之曰「Sell Your Ideas」, 诚不欺我。销售员逻辑已经席卷了今天的世界,剩下的工作岗位在这种视角看上去大多无足轻重——一群拿着死工资的保安,专注于解决问题的技术支持人员——就连稍微高级一点的技术人员都必须向管理层兜售自己的项目。「各司其职」在如今已经变得讽刺无比,职业变得没有疆界,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上班下班分界明显的工作了,「多劳多得」在如今意味着你必须耗费你的一切时间去推销你的东西,记住,卖得越多,赚得越多。

同样,这也意味着非销售员人格的人必须在如今艰难转型——但请注意到这种说法的迷惑之处,所谓能说会道的「销售员人格」这一概念究竟是与生俱来的还是生成的?因此,我更愿意说,这意味着没有受到销售员训练的人必须在如今艰难转型。这种训练不单单意味着学校的教育,相反,更多来自于家庭教育和自我教育,亦即,你想让你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但立志于生产的人(他们在职业上看起来也更高级一些)恐怕远多于立志于销售的人,但在如今生产岗位能容纳的职位有限,因此他们不得不和其他立志销售的人在一条狭窄的赛道(天呐我讨厌这个词)争个你死我活。

小时候,我的长辈总是告诉我,应当「能说会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按照我的理解,他们所设想的并非是一个销售员的世界,而是小农的,关系的世界。这种思维和资本席卷一切的世界媾和之后,又印证了他们的正确。所以我们应该怎么办,Axl Rose说「Where do we go, where do we go now?

大江健三郎说过「不能重新再活一次,可是我們卻可以重新再活一次」。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说实话我完全未能理解。但十多年前我第一次见到这句话的时候,它就像化学腐蚀剂一样在我脑海中刻下痕迹。但Bernie Sanders的口号「Not me, us」提示了我,这可以是一句行动纲领。个体没办法对周遭世界进行改变,只有「我们」的觉醒,才能带来改变。从「资本」的,变成「社会」的,这事关所有并非立志于销售员的人的利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