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 Article」一些抄录:名字的恐慌(书要对比着看)

按:原写于2017年10月6日

有时埃迪的同学会问他:“你爸的真名叫什么?”他们只知道老奥哈尔的诨名薄荷,或者当面称呼他“奥哈尔老师”。

“乔”,埃迪回答,“全名约瑟夫・E.奥哈尔” E是爱德华的缩写,老奥哈尔给埃迪取的名字就是爱德华,而且只叫他爱德华。

“我不是为了叫你‘埃迪’才给你取名爱德华的。”他的父亲经常这样告诉他,但其他人——甚至包括他母亲——都叫他“埃迪”,埃迪则希望有朝一日大家能叫他写起来更简单的“艾德”(Ed)。

约翰・欧文《独居的一年》

Stuart    My name is Stuart, and I remember everything.

Stuart’s my Chri

「Old Article」LaTeX Beamer做presentation的运用心得

按:这篇文章写于2018年1月5日

为何使用Beamer

Beamer是现在很多学术上slide的通常做法,尽管千篇一律单调乏味,但相比于设计失败的PPT,它稳妥。更重要的是,它方便插入数学公式,如果要展示的东西中有很多数学内容的话,LaTeX Beamer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主观上来说,我想要用它的原因,一方面因为我觉得很酷,另一方面很多人都不会用。

何为Beamer

beamer 其实是LaTeX的编译器中常用的一个package,跟我们usepackage里面用的package其实没有什么差别。因此理论上不需要安装别的什么东西,如果编译器使用MiKTeX加上编辑器使用Texmaker(这个基本是Wi…

「Old Article」华尔街英语:我在长宁区的永劫回归

按:这篇文章写于2018年11月11日

昨天当我走到我现在租的房子附近的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看见了一家华尔街英语。

六年之前的今天,2012年的11月10日,我第一次来上海的时候,寻访了我高中时候的好友F。那个时候他是华东政法的国防生,那天好不容易有一点自由活动的时间,我们在去了他们另一个校区的活动之后,走到了附近的一家大型书城,本来准备逛一逛书店,结果一个西服革履的人过来问我们:「需不需要免费的英文教材」。

我们当然都不是贪图免费东西的人,但是无奈一同软磨硬泡之下,我们出于帮那个人一个忙的情理之下,被带到了那幢大楼背后不远处的一间「华尔街英语」。接下来就是如今看来非常惯用的套路了,一位自信优雅的女…

「Old Article」笔记:费马质数检验算法

按:这篇文章写于2018年11月27日

An Algorithm for detecting prime number (Primality Test)

1. Fermat’s Little Theorem and its converse-negative proposition
  • Fermat’s Little Theorem is introduced:If ​ is an integer, and ​ is a prime number, then ​ must be one of multiples of ​Which means that: ​Then we have:​ Then the commonly used format is:​
  • If Fermat’s Little Theore

Book Review: 「存在主義咖啡館」:沒有描述就沒有意義

豆瓣頁面:「存在主义咖啡馆」

題材是存在主義哲學家的群像。廁所讀物當中最令我驚訝的一本,引用詳實,而且也不忘對觀念脈絡進行闡述。中文翻譯很流暢。下面對一些畫線的地方進行評述:

对于一位具有个人主义倾向的年轻存在主义者来说,战争是终极的冒犯。战争,就像从桌子上扫落玩具一样,威胁着要清除所有个人的想法和关怀。英国超现实主义诗人大卫·盖斯科因(David Gascoyne),当时正担惊受怕地生活在巴黎,他在那一周的日记中写道:“战争最可恨之处在于,它让个体变得毫无意义。”盖斯科因一边听收音机,一边试着想象轰炸机飞过天空,许多建筑倒塌。眼前灾难的类似景象,也像幽灵一样徘徊在乔治·奥威尔出版于次年的小说《上来

新浪微博,随时随地分享被禁言的感觉

第一次体会到新浪微博被禁言的感受。表面上,如果什么话也不发,什么人也不关注,看起来一切正常。但一旦作出什么举动,就不对劲了。

当我发微博的时候,它告诉我:

当我试图关注其他人的时候,它告诉我:

当我点开私信页面,给人发送私信的时候,它告诉我:

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我检查了一下最近二十条微博,试图找出炸号的原因,毕竟这种感觉还挺新鲜的。但随即我就发现这种行为没有什么意义,毕竟似乎说什么都容易被炸号,跟前几天网评员还没有上班的情形相比,现在这种反扑看起来更像是一种秋后算账。我没有什么粉丝,因此这种销号行为更像是因为触发了某种系统限制。

微博不可惜,可是使用了很多年的账号有些可惜。你姨说,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

WiX,独立建站

我经常看到WiX的日语广告。WiX是一个建站服务,和WordPress比较类似,但从广告内容来看,网站是建在WiX.com 这个域名之下的,可不可以独立域名我尚不可知。

相比之下,国内好像对独立建站的兴趣几乎都不大,即便只是用别人的服务器,别人的域名,没有任何技术难度的建站方式。一方面当然是表达欲望下降,另一方面则会觉得独立建站没有观众。事实上很多年前QQ空间和WiX服务是类似的,但是现在大家几乎也没有什么兴趣了,MySpace似乎也倒闭了。

从言论的自由空间上来讲,架设独立的网站自然尺度相对来说比较大;即便本网站使用了境内的服务器,以及从境内的途径购买了域名,言论空间至少仍然要比在社交媒体的空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