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黑客

我昨天才了解到了一个词:Lifehacker,中文直译为生活黑客。其实意思也非常直观,即运用技巧和捷径来提高生产和生活效率。这个词源自「Life Hack」,维基上说这个词的来源是2004年在O’Reilly的新兴技术会议上,科技记者Danny O’Brien用以描述一些IT技术者们为了让他们工作完成所采用的「令人尴尬的」脚本和捷径。

这篇介绍生活黑客的文章 认为生活黑客乃是用对待系统的思维去对待生活的行为。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无论是每天记录自己身体指标的所谓「量化自我」派,还是发现了购物网站不为人知省钱秘诀的人,都是某种Lifehacker的行为。生活黑客们和技术黑客们一样,热爱实验和折腾,试图在纷扰的生活系统中寻求一个最短的路线完成某项活动。

PUA (PickUp Artists) 当然也是一种Life Hack,他们为了达成Seduction的目的,他们像行为学家那样研究这一pick up的过程。但不确定的是,他们究竟是对于seduction的结果更加感兴趣,还是对于缩短这一过程的「算法优化」——如果我可以这么说的话——更感兴趣。那么,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做的事情算是一种Life Hack吗?他显然是后者,即对于算法优化更感兴趣的人。尽管是把他的行为概括为Life Hack,看起来太轻描淡写了,但这不正是汉娜·阿伦特让我警惕的那样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